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嫂子的特殊爱好
嫂子的特殊爱好


我叫张渊,是一个废物。为什么说是废物呢?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,复读一年,还是没考上。父亲说,你不是读书的料,别净瞎折腾了,干脆跟着你哥学点手艺吧。

  他指的是我表哥,名叫陈二毛。

  我的名字是祖父起的,他当年是村里的教书先生。我出生时,喜讯传到家里,他老人家正在看《易经》,看到一句话「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」,于是给了我一个单名「渊」。陈二毛一家都是文盲,给他取了这么一个不着四六的名儿,常被我嘲笑。

  陈二毛比我大了足足10岁,早些年就进城了,多年的打拼,开了家小饭店。父亲让我跟他去学点东西,也好安身立命。一个电话打给二毛,二毛哥说那没问题,那是谁呀,是我弟,我能不帮他吗?什么时候的车票,告诉我一声,我去接他。

  事情就这么订了。临行前,我把以前读过的课本全都撕了个稀巴烂,被祖父知道,一顿拐杖,「小畜生,懂得什么叫敬字惜纸吗?我打死你!」

  我来到了二毛所在的城市——苏州。那年我19岁。

  没让二毛来接我,径自找到了他的饭店,在养育巷一家小区里,店面也不大,挂了个招牌「小重庆饭庄」。我心里呸了一声,丫明明是甪直的,也敢叫自己小重庆,烧菜时候撒几把辣椒就算重庆人了!

  正是上午10点半,还没到午饭时间,店里没有客人,二毛一看见我来,大喜过望,飞了出来,「哎呀,你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,我还去接你呀。」待我倒是很热情。

  饭庄分前后两间,前面开店,后面住人。二毛和我进了屋,从里间走出个女的,大约二十五、六岁,白净面皮,长得倒是很标致。梨花头,鹅黄色开领针织衫,红色短裙,黑丝袜,红色高跟鞋。我眼睛一亮,问二毛这是谁呀?二毛笑道:「你怎么啦?这是你嫂子么。」

  哦,想起来了。二毛在城里找了个打工妹,已经注册,可是还没回家办过酒席,听说年内就要办,敢情就是眼前这位。

  二毛对嫂子说:「快来见见,这就是我兄弟,阿渊。」嫂子笑着跟我寒暄几句,出门去了。

  「嘿嘿,二毛哥你好福气,嫂子长得这么漂亮。」

  二毛憨厚地一笑:「你嫂子大名叫崔兰萍,这饭店也多亏她。她是重庆人,做菜做得特别好。当年我出钱她出力,才把这生意撑起来。」我哦的一声,难怪这饭店叫「小重庆」呢。

  我问二毛:「马上11点,就该开始忙午市了,怎么嫂子还出去。一会儿她不在,谁来做重庆菜?」

  二毛告诉我:饭店刚开张的时候,这小区里有位熟客,天天来吃。后来听说搬家了,搬得挺远,可是吃惯了我们的饭菜,经常打电话来要外卖。我想人家一片诚意光顾,不能往外推啊,可是店里总共两人,怎么忙得过来?你嫂子说,要外卖的话就让她去送,她临走前,总是将每种菜的料事先配好,客人点什么我都只要起油锅一炒就行了。不过我一个人,难免还是手忙脚乱,这不正好,你来帮我来了。

  我点点头,休息了一会,到11点,开始忙了。我初进厨房,什么都不会,就帮着二毛跑跑堂,还算应付得来。大约两点钟,兰萍才回来。二毛休息了一会,带我到周围逛了逛,不远就是苏州最繁华的商业街——观前街,见识了大城市的热闹景象,十分高兴。

  不久又开始晚市了。兰萍在厨房配菜,二毛掌勺,我跑堂。

  大约5点半,门外进来一位女的,大约二十岁出头,清汤挂面的头发,瓜子脸,眉如远黛,目若朗星;上身一件白色汗衫,下身蓝色牛仔裤,清爽宜人。我咽了咽口水,忙上去招呼。

  她盯着我上上下下看了几遍,弄得我浑身不自在,问她:「小姐,几位?」她说:「就我一个。看你是新来的吧?」

  我一听口气,似乎是老主顾,又堆下几分笑,「那请问点写什么菜?」她说:「一个蒜蓉西兰花,一个鸡汁阿魏菇,一碗白饭。」

  我说你就不点个荤菜?她说晚上不宜多吃,就这么的了。

  将菜单传到厨房,电话响了。我接起来一听,要外卖的,迅速拿笔记下,给二毛看。二毛一看,说还是中午那家人,让兰萍送去吧。

  兰萍换了件衣服,穿上肉色丝袜,白色高跟,出门了。

  这边,我把蒜蓉西兰花和鸡汁阿魏菇给那女的上齐。那女作了个手势,叫我附耳,在我耳边悄悄说:「你们家老板娘有问题!」

             【2】——红杏出墙

  饭店里来了个女客人,告诉我兰萍有问题。我一呆,问她有什么问题?
  她朝兰萍去的方向厌恶的看了一眼,眉头皱着,「看面相就知道了。诺,四白眼,白多黑少,主冷酷狡猾;人中细窄弯曲,主桃花重重;颧高、嘴大、唇薄,主心胸狭隘,尖酸刻薄。我讲得对不对?」我说我哪知道啊,今天第一天来,跟她才见过一面,不知道。

  她见我不信,哼了一声,「你走着瞧吧。今天我看她面带春色,指不定出去干嘛呢?」我还想跟她搭讪,她却不理我了。

  几乎每天,她晚上都会来我们店里吃饭,不点荤菜,不要饮料。和她搭讪过几次之后,知道她姓柏,大学刚毕业,在园区做人事工作的。

  兰萍呢,三天两头出去送外卖,有时候一天要去两次,都是那一户人家。
  最近,新闻里爆料「地沟油」事件,生意冷清了不少。5点,本该是最忙碌的晚市的开始,今天却门可罗雀。可外卖的电话还是来了。二毛说这家客户还够长情的,赶紧叫兰萍配好菜,一个白烧猪蹄,一个乳香田园蔬,一点白饭,立刻送去。

  我想起小柏的话,灵机一动:今天反正也没生意,何不跟踪她去看看?对二毛说想去观前逛逛,出了门却远远摄在兰萍身后。

  兰萍穿过养育巷,进了对面的小区。我心想果然有鬼,电话里说地址在东环,实际却离得那么近;兰萍到这么近的地方送外卖,一送就是两个多小时,绝对非奸即盗。

  我紧跟不舍,见兰萍身影闪进一幢楼的大门,我从防盗门铁栏间向里看,她按响了一楼一户单元的门铃。

  我闪到一边,过了一会,声音从身边的窗户里传出来,灯也亮了。这户单元的房间窗户就开在路边,我运气真是好,可以看到房里发生的事情。

  窗帘拉得不很严,露出一条缝,我眯眼透过缝,朝内张望。

  一个男的脱光了衣服,脖子上戴个项圈,项圈上的绳子牵在兰萍手里。
  兰萍先用脚抽了他两个耳光,那男的乖乖把脸贴到地上。兰萍用威严的口气说道:「我几天没来,你骨头痒了是不是?」

  男子脸贴地,口齿不太清楚,「贱狗想念……想念主人得很。」兰萍笑道:「畜生,嘴倒是挺甜,说说想我什么了?」提起高跟鞋,踩在男子脸上。

  男子显得很快活,兴奋地说:「主人好几天没有踩贱狗,贱狗想念主人的脚了。」

  兰萍哦了一声,脚上加了几分力,踏得他的脸变了形,「你为什么那么贱呢?」男子嘴巴被踏,说不出话,嗷嗷直叫。

  兰萍松了松脚,男子这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「因为……因为主人的味道太好闻了……」

  兰萍把带来的外卖饭盒拿出来,打开盒子,手指捏起一块白烧猪蹄,扔在男子嘴边。男子要伸嘴去够,被兰萍踩住脑袋,「不许动。我还没替你加工加工呢。」
  兰萍说着,白色高跟鞋碾上猪蹄,将好好的一块猪蹄踩得骨肉分离,一滩烂泥似的在地上。「行了,尝尝味道吧。」

  男子如奉纶音,舌头一舔,卷起一点肉泥,吞咽下去。兰萍问道:「滋味如何?」男子谄媚地抬起头,「好极了,带有主人皮鞋上的皮革味。」

  兰萍娇笑几声,又抛下一个猪蹄,用鞋跟碾碎。

  我在窗外看得心跳加速,城里人花样真多。这样的玩法以前做梦都没梦到过,偏偏又能让人血脉贲张。

  屋内,男子又吃了一个猪蹄。兰萍拿出另外两个饭盒,「别光吃肉,来点米饭和蔬菜,营养要均衡,啊……」她说话的语调好像大人哄小孩,又带一点命令的口吻,软硬兼施,教人色授魂予。

  兰萍把饭和菜洒在第上,脱下鞋袜,露出裸足,把饭菜伴了几伴;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夹起一点饭菜,叫男子吃。男子象狗一样「嗬嗬」喘了两声,伸嘴含住兰萍的脚趾,用力一吸,将饭菜吃进嘴里,顺便也吸了不少兰萍的脚臭。他眯眼抬头,面带淫笑,似乎很满足,「主人的脚香伴饭,味道更丰富,贱奴好喜欢!」
  兰萍哈哈大笑,坐在床沿,继续用脚喂饭。

  喂完所有的饭菜,大约用了半个小时。我在屋外也看了半个小时,心中明知这不是什么好事,却也想冲进去被兰萍羞辱一番。

  兰萍说道:「我为了喂食,把脚都弄脏了,贱狗你说怎么办?」

  男子说道:「由我为主人舔干净。」兰萍道:「你吃完东西擦过嘴吗,也敢舔我的脚?还不快倒洗脚水来?」

  男子出了房间,不一会回来,端着一个脚盆,「主人请用热水洗脚。」
  兰萍将脚伸入脚盆,「我的脚累了,你帮我洗。」男子道:「谢主人赏赐我机会。」把头也伸进脚盆,用舌头为兰萍的脚舔去污渍。

  我看得热血沸腾。兰萍的脚保养得很好,珠圆玉润,五个脚趾象五颗珍珠一样。要是我也能跟着一起舔舔就好了。想到此处,老二在裤裆里之气了小帐篷。
  看那男子享受的样子,心里痒痒的,越来越难忍受,喘气声也粗了起来。屋内两人好像听到了动静,兰萍赶忙打开窗向外张望,不过我已消失无踪。

【完】